情人节碎笔

从来都不在意情人节,也不怎么,除了无奈时的应景,爱与不爱,恐不是一个挂名的节日能表达的。过,最大的受益者是那些无良的商人。就像ZF无聊的禁放政策一样,正月十五的晚上,让我以为烟花爆竹都是免费的,估计北京一晚上的火药去打台湾都够了。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就没有一地是安静的,没有一处的天空是暗淡的。这样也好,多少能让人感受到过年的气氛。

二零零六年,转眼毕业四年了,真是转眼。转眼大学毕业了,转眼工作四年了。上大学互相间开玩笑的话,也或多或少的成了箴言,真就有同学的孩子都可以打自己酱油,自己还在四处飘荡。

二零零六年,好几个兄弟结婚,祝福他们。倘不知,要是某天知道,自己曾经爱过的人也结婚了,是什么感觉。呵呵,无聊的时候甚至幻想过,她们结婚时的场景、自己的心情,在想想,终究是天涯陌路了,嫁与他人妇也与自己无关了。

二零零六年,答应了朋友怎么都要在干一年。不知道,明年这个时候,是不是有勇气推倒一切,重新来过。若是了无牵挂也到轻松,但无论如何是要惦记父母的,姐姐终是嫁人了,好与否都是自己的选择。或许真的该考虑换片天地,重新开始。

真的需要锻炼身体了,跳了五百下就不行,以前可是按时间跳,不是按次数的。要坚持。  爸爸妈妈姐姐,我永远爱你们,倘若又一天,我在你们之前离开世界,这里的文字可以佐证,我曾经这样说过,虽然你们不曾听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