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花开放幸福来

    意屈词穷,所以上google 搜索桂花,找个好名字挂在上面,以免显得没文化。争取这篇废话里,不写一个第一人称,让某人看看。     北京实在是个很可怜的城市,四季没有秋天,秋天的时间里没有桂花,没有桂花的时候漫天黄沙。想想看,空气里满是桂花飘香和满是尘土当然不是一样的境界,前者坐在那里捧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哪怕是麦当劳里劣质的速溶咖啡,你都会觉得这样的生活如神仙一般。后者,哪怕你捧的是正宗哥伦比亚咖啡豆调制的卡布其诺,你都会觉得了无生趣。所以,不写字,不写淫词艳曲不写风花雪月不无病呻吟不大呼小叫,自然无可无不可。     其实,按理说,南边的桂花现在大抵都落的差不多了,怎么说都冬至了,吃饺子的季节自然见不到桂花,不然就该有桂花馅的饺子了。桂花汤喝了不少,到是没吃过桂花馅的饺子啥味,不知道是不是跟玫瑰馅的汤圆一个味。突然想起来,今天是立冬不是冬至,完了完了,脑子是锈豆了,分不清东南西北春夏秋冬白天黑夜上午下午。这样也没啥不好,乱七八糟的过日子,反而能过出正常的生活。     买了瓶咖啡甘露,晚上兑牛奶喝。被那只大懒猫瞄上了,死活赖在杯子跟前不肯走,想想快三岁大了,基本没有像小时候那样在用手心喂她喝过牛奶了,一时心软,倒了点在掌心里。这只大谗猫也不想这是不是她能喝的,立马舔个干干净净,结果晚上前所未有的睡了个安稳觉。估计八成是喝醉了,不折腾。早上起床的时候,活动半天也没平时那么灵活,看到椅子旁边的手提袋,不管不顾的上前狠狠咬了一口,颇有儿时之风范     看《在说一次,我爱你》,老套的掉渣的故事,女方出车祸离开人世,男的许多年后偶然间发现了女方心脏移植的对象,然后又偶然的发现被移植的女人的爱人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这个世界那有这般凑巧的事情。只是看的时候想起一些事情,心里阵疼,怕傍边的人看出来,装出来厌烦的样子,说着这故事的老套,逗逗猪头,有些事情总是这样不经意的划过去,无声却血腥。自知而已。有多人会这样一生只爱一个,生生死死守着唯一一个?自己没做到,像多年前南师的那个孩子真的像沧海一粟。他根本就不在意生后人世间各种非议,所谓值得不值得,这样的事情真的只有身在其中的两个人知道。不过,想来很多人会一直记得他和他爱的那个女孩的。     现在座位,正好就窗户旁边,好歹一眼望去还是很空旷的,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真是难得。30层的地方看着下面,就跟小时侯作文里写的一样,房子都像火柴盒人都像蚂蚁。30层的地方,飞下去需要多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