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性抽搐

    舌尖好象是破了,不能碰,一碰就疼,同事开玩笑说,"你又惹了什么风流债,被人小姑娘咬的吧".心下想,这可冤枉的要死,这一年来除了和LP大人打打KISS之外,就在没有尝过其他异性的芳泽呀,连老外的见面礼我都能免就免了,这实属无妄之灾.

    习惯了为所有东西备份,然后在不经意的时候在翻出来看看。今天看到的是兔子的留言,会对她们所有都抱有愧疚,但是对兔子,可能更还包含一些忏悔,看着那些话,想起那段时间,有些或许是可以避免的,谁知道呢?真的感觉对不起她。

    沉睡之中,会不由自主的抽搐,想来不是亲密的爱人是不会知道的,看到兔子的那些话,我始终会伤疼,为了她说过的那些话,也为自己说过的那些誓言。是不是我的誓言真的如此不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