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1日 星期五 晴

开客栈最有乐趣的地方在于总是能遇见各式各样的人,有那种话唠滔滔不绝的,也有那种安静的如同木头一样。无所谓,反正大把的时间,话唠就听他或她介绍自己的祖宗三代生平事迹。处子们就观察他们的言行举止喜怒哀乐,猜测内心的波澜。

我是个很容易厌倦的人,不是喜新厌旧,就是容易迅速退热。毕竟很难总是有新鲜的内容始终刺激着。

小杜就是这样一个让我保持了一段热度的人。

小杜是本地人,23岁,已婚,有一对五个月大的双胞胎,大多数人听到这里,首先是惊讶他的年龄,其次是羡慕他的两个娃。其实,在这里很正常。房东大哥也差不多的情况,十几岁就读不下去书,出来打工走南闯北,现在说给别人听,都觉得是段很丰富的经历让人羡慕。但是细想,十几岁的娃就开着手扶拖拉机跑到缅甸去找活计,这其中的艰辛外人哪能体会。哦,这是另外的故事,以后再说。回到小杜。现在在开车,跟一些客栈保持合作,然后拉着游客到处去玩。

熟了以后,你就会觉得他还是个孩子,那种从早晨睁开眼到晚上闭上,嘴都不带停的,对所有事情都保持乐趣,而且也喜欢告诉听众,自己曾经经历过的相似事情。

不过一周时间,基本家里最近二十年的情况,都被他通过各种故事介绍了一遍。这里只想描述一下那天从巍山回来之后,晚饭时,他说的一件朋友的事。当然,你们知道,有关朋友这种事,向来都是外人无从考证,权且听之。

某一年,具体时间小杜没提,也没法考证,据他自己说还是比较年轻的时候,估摸着也就十七八岁?因为做古董生意,和朋友一起去贵州的山里,对,就是苗寨里。其中一个朋友,走的时候,突然发现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没有任何问题,外人看就是一切正常,但就是当事人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了。去了医院检查也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回到苗寨里,就又一切正常 了,一走出苗寨一定范围,就又什么都看不见。

问了懂行的老人,说是朋友被人看上了,中了蚂蚁蛊了。对的,就是你们在各种传奇小说里看到过的,苗家的蛊术。无奈,那个朋友就留了下来。另外几个就回来了,小杜心有余悸的描述这个故事的时候,生怕我们不信,说之后一个月都做噩梦,感觉自己出不来了。当然,像我这种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自然是要问那之后呢?之后,那个朋友和当地的姑娘结了婚,有了孩子,不过小杜基本不和他联系了。至于,我好奇的,那个姑娘是不是就是下蛊的人,只有谁有机会去问问当事人了。

云贵之地,几千年来都是蛮荒之地,各种神奇鬼怪层出不穷,对于这些事情恰恰是最有兴趣的,所以此事印象最深。其实,只是外人觉得新鲜好奇,当地人都觉得这些事是很正常的,大理人信奉本主。所谓本主就是一个族群信奉的神,有点类似内地每个村子都有的土地神,逢到本主节都是很热闹很重要的日子,沾亲带故的都要凑到一家去做客,今天是你家明天是我家。这也是农闲时节,当地人联络感情的一种很好方式。

2013年6月21日 星期五 晴》上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