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象浮生

    沉沦于地狱中的人,必定是纠缠于往事、纠缠于处境、纠缠于曾经之事所衍生出的影像之中的人。地狱和天堂,记忆与遗忘,难以做正确诠释地关系,可天堂的记忆和地狱的记忆,究竟谁该被遗忘,谁该被记忆?         没有人会不回忆过往的,差别只在于角度、时间与影响。20岁之前,总是在想长大了,这里的长大是指工作了,可以独立生活。会如何生活,大抵年少的孩子总会在青春期出现各种困惑,苦恼的时候,如此这般自我安慰,等到我自己生活了如何如何,等到我赚钱了如何如何,许多个想象中的如何之后,大家忽地都毕了业有了工作。生活一点一点的展开,却不如当初设想的那般如何如何,有些人结了婚生了娃,如父母般平淡的生活;有些人不安于现状,厮混在灯红酒绿的城市间,灯光闪烁众人追捧下仿佛实现理想,皆大欢喜。灯光暗淡人群散去的时候,发现,这不过是成年般的如何如何,更加的美丽却更快的破灭。     初恋的时候,会沉迷于爱情的甜美。会因为第一次与心爱的女孩牵手,而心跳加速,记忆里深深的打个标签:这个时候手的温度、心跳的速度、血液的沸腾度,世界迅速缩小在视线周围,一举一动如慢动作般,变的清晰可见。这个时候,在一起的分分秒秒都是甜蜜的,所有的甜言蜜语如同天生就存在与脑海般,海誓山盟的话如同真的就这样存在一般。     几年之后,不在是乳臭未干,原本脸颊的血色因为时常熬夜而转移到眼睑内,脸上更多的出现的是因为缺少阳光照射的惨白色。脸上不在是年少时,在阳光下散发金色赤诚的毫毛,变成又硬又粗,几天不大理便如同原始森林一般成熟的印记。你喜欢的也不在时,18岁时,脸上带着羞涩笑容的纯真女孩,而是幼时最为痛恨的国民党女特务。你们交谈的不在是可爱的同学、奇怪的老师、各种各样的考试和你们热爱的文学、音乐、电影,而是你的年收入、未来理财计划、房子的首期,父母的未来。你的心变的渐渐的麻木而习惯化,你如同这个城市里所有的自以为优秀,却依旧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的人一样,整天疲于奔命,生活在一个又一个圈子里。圈子里的人,互相吹捧,自以为是时代的先锋,产业的弄潮儿,实际上在月底或月初领大体固定的工资的时候,每个人都明白,这个城市有许许多多和你我一样的人,事实上什么都不是。大家都在自娱自乐。     这个时候的爱情,更多的是习惯上的存在或者肉体上的需要。28岁的你与18岁的你天壤之隔,你相信美丽的爱情,却不相信存在与人群之中。     你开始回忆,回忆幼时的单纯,儿时的快乐,青春的羞涩。回忆你曾经忐忑不安了许多个夜晚,设计了许多个场景之后,才敢勾起手指的那个有着如苹果一般圆润脸旁的孩子。你开始回忆,你们之间的每一个第一次。从勾起手指的那一刻,之后的分分秒秒都是第一次。你会感慨那个时候的简单直白,会诧异那时有这般多的快乐,如此容易满足。     现在,你清晰的看到了最快乐的季节,明白快乐是如此触手可得。可你会再次把你的手伸出去,触摸那近在咫尺的快乐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