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彼端,约定之地

    倘若为我短暂的二十六年划分界线,我始终认为二十岁那年是到坎。人生有无数道坎需要去过,但不一定真的要迈过去,过去与否只是两种不同的结果,与生是无关的。 2000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