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太麻烦

    某部电影里说,做人太麻烦简单问题复杂化。人世间本就如此,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从未说过,看过两边的琥珀,最喜欢就是海报上那句,所有的爱情都是悲哀的,可尽管悲哀,依然是我们知道的最美好的事。骨子里与高辕是一样的人,或许所见都是掩藏,害怕被世界伤害所以伤害别人。       

    躲躲闪闪,隐隐藏藏。以内敛为傲,实是怯懦,也想激烈,你所想的那般不顾一切,终究只是幻想。谈谈情跳跳舞里那般的蜕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作到,一个人听卡门,跳着莫名其妙的步伐。或许在涠洲岛更久一些会慢慢剥开厚重的外壳,或许会遍体凌伤,但好过平静无痕下面的翻滚。终究是没有做到。一步一步写出爱你的字样的时候,一直在想如果涨潮的海水没有把他们带走,会留下来不在离开。你淡淡的笑什么都不说,许久之后的某天告诉我这是个借口。是,是借口,给自己的勇气的借口。    

    地下室的门上,刻着,回望昨日在异乡那门前,唏嘘的感慨一年年。小的时候觉得香港人说话鸟语花香,不说普通话很不对。长大了觉得粤语是最好听的语言,羞于说不出家乡话。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永远不会有这样的感觉,到哪都是异乡人,唏嘘岂是一点点。    

    爱是什么玩意。或许永远只活在虚幻的爱情童话里走不出来,或许只是因为从未牵手过,或许因为只是或许。     可以的话,希望成为这样一个人,敢于大声说出自己所想,管他阴暗不堪,下流无耻;高兴的时候就唱,兴起就跳,管他五音不全,四肢僵硬;去做想做的任何事情,不去考虑前因后果,瞻前顾后;不把任何想说的话,藏在心里只说过自己听。     

    你明白吗,不想想起相爱的时候只是昨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