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杨德昌

    明珠发来的如果爱的音频剪辑,背景是齐秦在唱很久很久以前… …    

    回忆貌似是最没用的东西,可是很多时候我们都会不自觉的回想从前的经历。或许从前比较清晰比较容易美化,未来太虚无无法让我们有个很好的规划。    

    7月1日的时候,南方的天空中遍布雷暴,无数的雨水按照小学课本的形容方法,像是从天上直接泼下的一样。长江边上的一个城市机场里,所有的人都焦燥不安,最快乐的只有孩子,肆无忌惮的把机场当作大游乐场,大人们有自己的烦恼无暇顾及他们。最靠近登机口的椅子,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倾盆大雨倒泄在旅客通道上,却没有一点相应的声音,耳边只有孩子的喊叫,旅客和工作人员的争执,机场广播一遍又一遍的延误通知和道歉。吸烟室里,你简直不用拿出自己的烟就可以吸了。一个困顿的环境也是一个浓缩的大舞台,你可以看到人世百态,各种嘴脸。你一个人穿梭在人群中,你说过其实最恨的是机场,这里有希望也有毁灭。不能怪机场,他无法反驳,你恨的从来只是自己,你改变不了这个世界,却让世界改变了你。    

    在里面的时候,总觉得外面的世界很可爱,充满美好情怀。一拨又一拨的走到外面,里面的始终觉得外面好,却不知道外面情怀的破碎。可依旧充满期待,满怀理想。没有理想,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无论你变得多么世故圆滑,心黑手辣,在他人看不见的地方依旧有丝丝美好的东西,只是与以往不同的是,他太脆弱,见不了光,见光死。玻璃娃娃一般的存在,所以小心翼翼的你把他藏在心底,除了自己谁也看不见,或许某些时候自己也会把他遗忘,但只要不拿出来,他始终存在,会让你始终相信一些美丽的存在。    

    你相信再凶狠的内心都会有温柔的存在。那些凶狠并非天生,那些温暖却是天生的。谁多一点谁少一点并不重要,一步一步走来,你改变不了世界的时候,只有被世界改变,既然被世界改变,就无所谓好与坏,你就是世界,如此而已。可是这样太消极,于是想有些挣脱,如同雨后的第一束阳光,之后一定是阴霾散尽。只是第一束并不一定是阴霾后看到的第一束,或许在阴霾背后展现之前,已经消耗光自己所有的光亮。胜利的终点前总会倒下很多。    

    小的时候,总喜欢把喜欢的牢牢的抓在手里,任谁也不能抢走。失去了以后会伤心欲绝,觉得世界从此就变得不完整,会一直惦记着,希望能重新找回。长大了,依旧想把喜欢的牢牢的抓在手里,不想别人抢走,但失去了却不会那么伤心欲绝,会觉得他有他的选择,会为他祝福之类。这就是称之为虚伪的大人情怀。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如此的时候,恭喜你,你长大了。无论多少年,心里都有个小小的自己存在,希望牢牢抓住自己所爱的不想失去,失去会悲痛欲绝,也想用各种方式抢回来,可会有很多声音和你打架,告诉你还有其他很重要的事情等着你,不值得看着这个,于是,从开始的坚定变得犹疑,从犹疑开始怀疑,怀疑最初的意义最初的价值,直到某一天,回头淡然一笑,告诉他人,那时还年轻,如今只是个青春岁月的美好回忆。多完美的成长之路,不激烈不暴躁,温文尔雅。只是渐行渐远…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可是会不会变得可爱? 

    中国台湾著名导演杨德昌于美国当地时间周五(北京时间周六)因结肠癌在美国去世,享年60岁。

快讯:著名导演杨德昌因病昨日在美国去世(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