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气

    被许多朋友说成心事很重的人,因此才会是好的听众,被很多人所喜欢。会静静的听别人叙述自己的故事,微笑的倾听着,心里想着自己的故事。会莫名其妙因为一些事情,非常心疼非常压抑非常愤怒,无缘无故。也不是无缘无故,只是无法描述,就像耳朵说的“人永远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幻灭”,不光是幻灭,大多数都无法用语言表述出来,一旦说出来就在也不是你自己的心疼压抑愤怒了,就变成大众变成他人变成群体性。

    其实不喜欢这种情绪,也知道这种情绪的来源与产生,所以尽力去避免,可是心底总会被一些细微所触动,不自觉的就那样抽搐,许久前的一个女孩在分别时说,你睡到深处时,总会不自觉的抽搐,是害怕?是害怕吗?不知道,但是又一种可能触动抽搐的情绪就这样不经意的被种了下来。你不想并不代表就可以真的不想,或许那些不是你想的,只是他自己跳出来,惶如黑夜里月光透过树丛印下的光影,风吹树动影移,一瞬间就那么吓你一下,不待你恍过神来就消失了。又如飞驰的地铁车窗印上的一张熟悉的脸,不待你看清楚,一闪即过。留下长久的疑惑,猜测,茫然,追根究地,他是一种折磨,是一种慢性病,只能治标不能治本,你以为忘记其实只是隐藏,你以为消失其实只是转过身,一切的一切都顺其自然又出乎意料。

    始终演着自以为是的戏,你以为看透一切藐视一切,其实只是躲进了外表高傲内里虚弱的外壳里,旁人会因为他的外壳仰慕你,和你若即若离的喜爱着你,你也自得的享受着这一切。突然,一只手伸了进来,穿破薄薄的外表,触到你阴暗的内里,突然你就歇斯底里,你暴怒你狂燥你害怕,对了,其实终究是害怕,你不敢面对,你希冀掌握一切,其实你也被掌握。不会明白想保护的是什么,不会明白愤恨的又是什么,伪装隐藏虚伪做作心虚忐忑怀疑,所有的所有都是负面,光的背面就是负。高傲的时候外是光里是负,自卑的时候外是负里是光。

    如何明了如何释怀如何自然如何放松如何相信如何平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