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不经事

    早上歪在车里的时候,想到了这个主题,想来应该写写自己对于18岁之前的一些记忆,也便于在日后,俺被众人所瞩目之后,写写回忆录,忆苦思甜啥的。其实,最主要的是某位姓孙的同学,写的发小回忆录,很让我难堪,因为想来想去,虽然自小到大也有不少玩的不错的朋友,但实在不知道如何下笔,拾人牙慧毕竟是不可取,且不说即使超越了,也为人所诟病,总要加上这是某某先想出来的一番话。索性lingpixijing(抱歉,找字太麻烦)。这样,让某某同学在羡慕俺之余,也无话可说。如此,实是人生之快事。     俺上大学之前,事实一直属于极度普通的人群中的一个。这话到不是说我上大学之后就不普通了,只是暂且以18岁为分界点,18岁之前与18岁之后,无论如何是不一样的。而且虽说,到现在都不能算上出类拔萃或者人前显赫的那种人,但对于学生时代,老师的划分来说还是莫大的讽刺,好歹我也能成为中国教育制度失败的一个典型的案例。     同时,对于现在的种种习惯、性格、思维方式来说,大多是18岁之前的环境、人影响所成。在当时看不出来有什么危害好处的,在现在回想起来,简直让我深恶痛绝喜极而泣。其实,从上述几十个字,你已经看出我有点精神分裂的味道,这没什么不好,伟大的艺术家都是精神分裂患者。同理,我在安慰我那总显自己个头不高的发小时,总是一句伟人总是矮子。虽然,这句话在他认为,变相肯定他就是矮子。     MSN上加了一句话,“写作,无论何种,在一定条件下都是慢性自杀”,这也是现在写的字越来越少的原因。当你某天开始,天天想的就是要如何去把常用的三千个汉字,通过不同的组合来编织出各类所谓的文章时,一定会让自己减寿的。     这篇就算前言,希望能最终有个后序,好象我一向喜欢无疾而终,这个习惯不好。预告一下,第一次的少不经事,将讲述刘某人一次伟大的杀鸡经历,包含了孙同学所要求的,色情暴力凶杀枪战等等一切为她所感兴趣的内容,敬请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