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吉尼亚·伍尔夫的房间(转)

1919年,伍尔夫夫妇花七百英镑买下了位于罗德麦尔的蒙克之屋(Monk’s House),正式在苏塞克斯郡定居。两年后,她在花园里拥有了一个用于写作的小房间,那是从阁楼下的木制棚屋改建而来的。房间的窗户很大,望出去,是一直延伸至Caburn山的层层丘陵。夏天时,伍尔夫在小房间写作,她非常喜欢这里,尽管它总叫她分心。丈夫雷纳德在阁楼里分拣苹果的动静、花园尽头的教堂钟声、隔壁学校里孩子的嬉闹声、还有身边那条不时抓挠自己又爱在手稿上留下爪印的狗——它们一刻也不消停。到冬天,房间变得过于潮湿阴冷,她连笔都握不住,不得不回到房子里。1924年,屋子里安装了热能设备。又过了10年,写作间被挪到了花园最深处,处在紧挨着教堂燧石墙的栗树的庇护之下。在这儿,她在大腿上搁一块木板写作(就像她父亲Leslie Stephen过去常干的那样)。在房间前面,他们用砖砌了个天井,在夏夜,来访的客人就坐在天井里观赏激烈的草地棍球比赛。 

在这个写作间里,伍尔夫写下了多部重要作品,从早期的《戴洛维夫人》(Mrs. Dalloway‎)一直到生前最后一部小说《幕间》(Between the Acts),以及大量的随笔、评论和书信。就是在这里,读罢最后一页《海浪》(The Wave)的雷蒙德告诉她那是一部杰作;就是在这里,她对《岁月》(The Years)倾注了几个月的艰辛创作,并试图降低自己对烟草的依赖(从每天早晨六、七根减至1934年的一根);最后,1941年3月28日的那个星期五,一个寒冷的春日早晨,就是在这里,伍尔夫写完给雷蒙德的遗书,于欧塞河(River Ouse)自尽,空留一屋子凌乱的草稿,废纸篓里有她生前的最后创作,关于皮奥齐(Mrs Thrale)的几篇改稿,更多的打字稿件则是散落一地。现在这儿看起来要整洁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