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

    今天是感恩节,鉴于我平日里博爱与宽厚仁慈,谁要是想感谢我,可以往6225880100355347这个帐号上汇款,不用害羞不用客气不用嫌自己出手太手拿不出手,我不会嫌弃的。

    女人每个月都会有一个周期,不知道我的身体是不是也有这么一个周期,以年为计量单位的。奇怪的是每年都差不多是秋天的时候,按说北京的秋天虽短不可言,但也是比较美妙的时节。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浑身不适?难道是春天的时候激情澎湃的太多,秋天的时候来结帐?惑也。唉,大家也就赶紧趁着我还活着的阶段,抓紧给我汇钱吧,不然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不定哪天你们就该烧纸钱了。

    22号的时候,是我这半年来起的最早的一次,清晨五点半。当然一宿没睡的时间不算。赶着6点半的班车去驾校取指纹,紧催慢催,9点搞定,跳上回城的公交,迷迷糊糊开始打盹。车上睡觉一向是我的专长,认识我的人都知道,一旦坐上车,我的上下眼皮会习惯性的自动合上。基本快到站或者过站的时候才会睁开。前面这些都是铺垫的废话,重要的是后面接的这个电话。

    电话是颖姐打的,接起电话的时候,就有些诧异,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果不其然,开口有点犹疑的说,昨天晚上梦见我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我去澳大利亚,问我是否近日有此行程。说梦中的我很乖。

    心里紧紧的,与颖姐认识大约五六年了,99年的时候,在网易北京区。最早的时候,网易并没有分地区站,只有一个站,就像现在,大抵是当年年中的时候在北京开了北京社区。那个时节什么西祠天涯MOP之类还是,类个人网站刚刚萌芽。网易聚集一堆在现在看来是翘楚,当时却是小毛孩的人。当时跟着老大eamon混,加之时间充裕兴趣广泛,也混了不少斑竹做做。而其中的网络情缘,则是当时最看重的版块。也因为这个版获得连续几次的网易社区最佳斑竹的称号,第一次的奖品就是纪念卡和电话鼠标,很漂亮的一个盒子,作为礼物送给初恋女友了。和,颖姐也是在这个版逐渐舒适起来的。

    颖姐大我4岁,起初没见面的时候并不觉得。在外人看来,我的文字以及思想,一直以来与我的实际年龄并不符合。虽然,现在看当年的文字显得幼稚非常,但在当时也脱离了年龄的界限。所以,一般人不问我的时候,大抵是无法猜中我的实际年龄的,隐约显得我很大度的样子。或许这也于,从小深受道家思想影响有关,很多事情我信奉无为而治,无为即有为。所以,现在也是,很多人惊异我的宽容度,我很少在意别人的隐私,别人做什么,所以同时我又是个很好的倾听者,所有的场合里,一个合适的倾听者应该是最容易被人所接纳和信任的。

    反过来说,事实上另一方面,我又是很自大的人。我看不上很多人和事,很多时候,大多数人问的问题想的想法,我可以清晰的告诉他们答案,很多在我看来很清晰明了简单的问题,在别人看来却是想不明白。与大多数人让厌恶的自大狂不同的是,嘿嘿,我很有涵养,这话是我妈说的。我很少会主动对别人提出反驳或质疑,除非是熟人或者原则问题。大多数情况,你可以用圆滑或者深藏不露来形容我,用哪个词主要在于你对我的印象,当然通常用圆滑形容我地,都是嫉妒我地人

    又犯了老毛病,跑题十万八千里,只是想说,唉有个人会经常想起你,惦记你真好。有时间专门写写颖姐的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