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逝

    前幾日,在京的一個大學同學來電,詢問大學時過世的一個同學的姓名。詫異,不知為何想起,細問,緣是另一個許久沒有聯系的女同學,夢見了他托夢給她借錢,于是,女同學決意燒紙錢復夢,只是忘記了他的名字。

    那一刻,我也忘記了。

    翻了過往的一些日志,包括畢業一年之后,他之前喜歡的女孩找來,詢問他的消息,和我之間的一些往來信件。突然記起,他姓吳,名學亮。想來只是突然被問起,已經沉寂在水底的記憶,就恍惚了。隨著名字,大學那些事又逐漸明亮起來,那張面孔又變得鮮活無比。不過十一年而已。

    過了幾日,又接一來電,是一大學時走的就不是很近的男同學。詢問北京找工作情況如何。大學時男生四個寢室,唯獨和他們寢室并不是十分熱,都有各自的原因。畢業后,自是從無聯絡。同學家里給介紹了一個女朋友,在北京,之前也聽說了,有朋友轉告其曾想,情人節時讓我幫助送花給女朋友,后不了了之。電話里,無非是隨意的寒暄,大概是明白覺得自己大了需要安定下來,又不了解北京的情況,在南邊久了也不愿意過來,心下也是猶豫,希望從我這里獲取一些信息。我并不熱衷,也不知其,隨口應付幾句后,就掛了電話。

    總是念叨時間的可怕,轉眼就畢業八年了。快的孩子都會打醬油了,慢的買了房子準備辦事了。總是一旁瞅著,相好的兄弟、同學打來電話的時候,頭一句總是問,你什么時候辦事。問久了,大家也明白,我始終都還是那樣。大抵學生時代說的一些孩子氣的話,只有我無意之中做到了。慢慢的,他們已不再是期待我辦事這件事本身,而是好有個借口組織一次盛大的同學聚會。想來有點莫名,學生時代啥都不是的自己,反倒是在畢業之后,成了可以凝聚大家的一個由頭,世事難料,莫過于此。

    我会老老實實的退回原地,雖然我還是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就當還年輕,你不一定是你了,我還是我,所以,用自己的方式,看著時間掩埋記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