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与秋擦肩而过

11月对于北京来说,是个比较奇怪的月份。在四季分明的城市,这个时节应该是秋天,黄叶盖地,枫叶漫天。而在北京,自月初开始供暖以来,就应该算是入冬了。北方漫长的冬天,掠夺了秋天的舒适。但是,如果有着如今天一样的温暖阳光,徐徐清风,我们不妨也当他是秋天。     秋天和春天一样,是个适合发呆的季节,微风里晒着太阳一捧清茶,思绪和热气一起氤氲飘飘。电影镜头里生活里,这都是一个无比舒适的场景。秋天,哈利波特与火焰杯里,14岁哈利的初恋女友也叫秋。这个女孩让我一下想到了前任女友。
走进《哈利-波特》向凯蒂-梁边提问边拿奖

这个丰韵的女孩,算不上漂亮,但是有我喜欢的味道,仔细看来,她和耳朵也很像。看来我与哈利的审美观是相同的。

2003年的八月,在颓废了整整十个月之后,因为偶然的机遇,我似乎要回复到一种正常的状态。师兄约我一起做一个自大学开始就做的网站,商业化,最初三个人,我,师兄,师兄的发小。现在想来,这种有方向的忙碌,是带我脱离那种悲观颓废放弃理想的最好方式。以现在的笔触,已经无法详细描述,当时的心态和想法,一切变的那么突然而又奇怪。自她离开后,Y一直跟我保持着联系,仿佛真如她的影子一般,她在的时候,我们说过的话不超过三句,她离开了,她一下走到了前台。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因为Y的声音,我无法确定她是否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我甚至相信这时她为了惩罚我的一种方式。但,十个月的时间,足以让我分清两个人的区别。我想我把对她的依恋转移到了Y的身上,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无法确定那是一种寄托还是一种替代。现在想来,没有想清楚这个问题之前,对Y说那些话,是不合适的,最少对她是不公平的。

想来,Y也是这么想的。Y一直认为我是把她当作她的替身。加之当时,她自己也处于一种我所不了解的焦虑的状态,我想我们就这么错过了。

和秋的密切联系,是如何开始怎么开始的,已经无从考证了。这在现在对于熟悉我们俩的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最初的相识,是在大学时候,因为上网、因为西祠的一个版,相互认识,只是一面之交。毕业之后的一年时间,除了偶而在QQ上闲话几句,没有太多的联系。

时间快速的翻到2003年的8,9月间。每个人的生命旅程里,总会有那几段时间,带给他一段与之前不同的改变。对于我来说,就是这个时间。无法考证自己当时的心态,是想安安静静就这么生活下去还是如何?希望有个女朋友陪着我的想法是如此的迫切,以至秋成为这几年间让我唯一动了婚嫁念头的女孩,世事难料,在那段时间里,很多人都以为我真的就要回家 结婚了。

8月的时候,公司成立的一切事项都基本筹划完成了,办公设备也是我们自己去选自己买回来安装的。一切做完的时候,突然就有了那么段的空闲时间,这个时候,和秋的关系也突飞猛进,她正好也去了上海学习,趁着这个空闲,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去上海陪她。

一个星期谈了很多,自己也改变了很多。甚至剪了留了快一年的长发,而这之前所有人的话都没有听。不过,确实精神了不少,回到北京很多人都诧异我的改变。不过,我这个人真的有很大的不可预测性,举例说,头发的长短,是否有胡子,发型变化等等都会看出不一样的人来。

这个时候,和秋的关系基本就确定下来。国庆、元旦、春节都回家了。到现在还记得,临走之前,她哭的样子。我所有的爱情,都是异地恋,大抵这也是最终失败的缘由之一吧。思念在热恋的时候,可能是两个人感情的催化剂,但大多时间他可能是把驽钝的矬子,一点一点磨平两个人的感情,始终是那种在甜蜜与疼痛之间徘徊辗转的滋味。     和秋,让认识我们两个人的朋友大多感到奇怪的一个重要原因,还有。我们的朋友彼此交错,牵涉到两个人曾经的感情。这是个非常复杂混乱的关系网,在我看来,这些事情和其他事情一样莫名而无痕迹。

2003年9月到2004年3月,八个月时间。我与秋擦肩而过。秋的笑容,同样划上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