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少年

    在一次看到这个名字,是在南闲的BLOG里,说是第二版出了语音书,之前的语音书从来都没听过,大抵是因为对这种东西并不是很感冒,因为对声音不敏感,很容易左耳进右耳出。但是江南的说明是为了语音书的作者榕峰:

    距离这本书的第一版和第二版,已经四年过去了,这次推出数量有限的第三版,并没有什么内容的增添,也没有什么修改,只是为了一个病中的朋友,我从未见过他,只听过他的声音。
  他在网上的ID叫做榕锋,真名我是后来知道的,叫做李响。他是和我一起回忆那些时间的人中的一个,并没有什么特别,除了他对播音有着浓厚的兴趣和天赋。
  榕锋为《此间的少年》录制过全部的语音书,这期间他没有任何人帮助,也没有联系我,然后默默的把它挂在自己的网页下,供人免费的下载收听。那时候我还在美国读书,朋友告诉我有这样一个语音书,我便跑去下载了来听。别的印象到如今都已经模糊了,只记得我笑得一塌糊涂,几乎从椅子上摔下去。那是怎样的一种奇妙的感觉啊,你知道录音筒前面只有一个人——他学不同的人说话,还兼着做出各种各样的声响,比如敲击一下饭盆以示同寝的兄弟们要去吃饭了,再比如一段柔缓的老音乐响起,那表示一个人内心的独白——但是我真的感觉到我们宿舍里当年那股气味慢慢开始散溢开来了,那是一个大神四年不洗被子的汗味,那是我们班长放在被窝里的袜子堆,那是昨晚上大家“热座”打《英雄无敌》以致于剩在饭盒里的泡面味。
  榕锋在录音筒的对面施加了一个魔法,这个魔法可以逆转时间,闭上眼睛,骤然间我还坐在1996年北京大学28楼303寝室的床前,我的周围人来人往,那台如今看来已经老朽的奔腾带着它咯啦咯啦响的硬盘跑着《红警》或者《侍魂》,有人游戏,围观的人叫好。
  窗外的银杏是绿的,树下有穿着长裙的女孩经过。
  还需要说这是一部令人感动的语音作品么?这是榕锋的心血,是他的过往,也是你我所有人的记忆,酝酿的很久了,借着《此间》发酵成一大缸很淡的酒,就是那种淡而遥远,饮来独坐桂花下的酒。
  这是我平生听过的所有语音书中最好的一部,虽然因为当时制作的人力所限它显得质朴甚至粗糙,但是它真的很好,相信没有什么《此间》的读者能拒绝它的真诚。
  我亏欠榕锋甚多,本来和榕锋联系了,说《此间II》出版的时候,希望和语音书一起推出。榕锋很高兴,立刻答允了,可惜,《此间II》一直也没能写完。
  去年年底,从朋友那里得知榕锋病了,淋巴癌。我急急忙忙的去一个已经多年不去的老论坛那里找消息,看见榕锋发的帖子,帖子是关于《此间》语音书网上免费下载的提取方法,只在回帖里面很不起眼的和几个论坛上熟悉的朋友说了得病的事。
  那时候的感觉真是愧疚,想到经过了这么几年,还有人因为这本书而继续努力着。
  去年年底的事情异乎寻常的忙碌,于是请同事帮我找到了榕锋的联系电话,打了一个电话过去,问他是否需要帮助。其实当时心里略微有些底,淋巴癌不是稀罕的病症,但是是个耗钱的病症,治疗结束之后还有长达五年的后续,一针一针的打下去,每针都是上万块。而且在这期间病人也不能工作,榕锋只能依靠他新婚的妻子照顾——他在新婚后的数天,被发现患上了癌症——妻子也只能一半时间工作,一半时间照顾他,想想也可以明白这么生活的艰苦。电话里榕锋微微迟疑说确实有点困难,我便说那我来策划筹一笔款子吧,榕锋还是迟疑,说那你有什么计划,我说那么便出版语音书吧。榕锋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我不希望大家的捐助,虽然如今已经很不容易,但是比我不容易的人还要更多。
  所以我们最终推出了这个限量版的《此间的少年》语音书,我联系了该书的出版商,恰恰也是当初和我合作出版的师兄,他表示了全力的支持,这个项目除了榕锋个人应得的收益外,我的版税以及出版商的利润,将全部作为一笔基金,用于榕锋治病的开销。
  此外也要感谢其他更多的朋友,比如贝塔斯曼书友会负责进货的朋友,他认可这个项目,并且表示愿意尽最大的努力支持我们,再比如沧月,在得到消息之后,她不断的催问我捐助账户是否已经开设,最后她第一个把捐助款打到了我个人的账户上。这笔钱她本来准备用来买一块玉,她说捐掉这笔钱也是她的一个心愿。
  还有更多的朋友也表示了支持,在此我们不一一详述名单。
  我们会帮助这个人,是因为他和我们读同一本书,回忆同一段时光,如此的真诚。
  我们虽然从未相见,而在天南海北头,我们神交如故人。

 

    现在的我,已经不记得究竟是大学毕业前还是大学毕业后在网上读完的这部小说,那个时候的记忆如此的恍惚。或许是之后,因为那些年在汴京大学有苦有乐,因为一些人。很巧合的时候,周末的时候,她还从巴基斯坦打长途过来,迷惘间好像回到当年那些岁月,中秋节在六教的草地上和一群人席地而坐,喝酒聊天放声歌唱,那段时间物质上很艰苦,精神上却很放松,不若今日,早已没了当时的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