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历史上只有他做到了

    无论我有百般对,或者千般错,全心去承受结果。面对世界一切,哪怕会如何,全心保存真的我。愿我一生去到终结,无论历尽几许风波,我笑着回答,讲一声,我系我。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霑叔说的。霑叔生前写的《问我》里的词。现在满大街的媒体上你都可以看到,大家都说的时候我憋着,我不说,等到大家都不说了,我在絮絮叨叨的念叨给自己听,不为别的就为等到我也走到霑叔那一天的时候,在拿出来给自己看,告诉自己的子子孙孙什么的,你老头当年最佩服这个男人了。

    最早认识霑叔,就是因为那首《沧海一声笑》,恐也是因为那只歌,一向认为拍了这么多年的,笑傲江湖还是那部最好。记得当时年纪小,只听歌声不记词者。后来对霑叔更熟悉,是因为那部《玻璃之城》里的一个细节,黎明扮演的港生和舒琪一起犯错的时候,男生的惩罚是,让他站在桌子上说十分钟(大概是)的脏话,不许有一个字重复。后来,他们在同学聚会的时候,就回忆说,港大历史上只有黄霑做到了,哪个时候才真正认识了不文霑。以至后来去找他翻印了68遍的《不文集》来看,感谢互联网的发达。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们每个自懂事开始,就或多或少的生活在一副面具之下,有的人面具厚一点,有的浅一点。大抵只有霑叔是没有的。每个人都有欲望,都有需求,重要的是无论如何,你是否可以以真面目视人,其实,总戴着面具是很累的,或许比较安全。

    到处都有霑叔的生平简历,我劝你们都不要去看,要看就看玻璃之城里,那一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