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露白俄罗斯

    最近迷恋用咖啡甘露调制各种乱七八糟的口味。今天想尝试甘露白俄罗斯,就是一份的咖啡甘露,加1/2份的白VODKA调制,然后在上面加上Cheese或者牛奶,看个人口味。晚上去家乐福,没找到俄罗斯产的VODKA,大多是瑞典、芬兰之类北欧国家产的,其实也可以,但是,不是纯的,大多是调配了各种水果口味,所以就放弃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后海的酒吧门口,开始陈列起了那种透明瓶子或者磨沙瓶子装的VODKA,灯光一打,很是吸引人,只是一般人恐是不会去尝试的,百分之七十几的酒精度和纯酒精在口感上基本差别不大。其实,大多数洋酒的味道都不符合国人通常的口味,热衷起来,无非是受到种种时尚宣传的影响,不要岂会诞生出红酒加雪碧这种奇怪的喝法,在洋酒大面积普及后,可加雪碧的种类,涉及到你所能见到听到的所有非国产酒类上。这里再一次对媒体表示一下不满。     废话两段,其实,上面不是,写这篇文字的重点。重点是在家乐福红酒柜台的法国销售。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家乐福在自己的红酒柜台找来了法国人做导购,每次听到那个很有味道的法国男人,操着一口不甚流利的国语,在向客户介绍红酒的种种知识及选择时,不禁感叹,ZTM是好办法。你看看,人家来自葡萄酒的故乡,且不问是真了解还是假明白,人家好歹是闻着那个味长大的,再加上和顾客交流时,时不时蹦出几个法语单词,唉,这个销售量想不上去都难。     以前,经常碰见,到没有太多接触,主要是,我向来只喜欢看不喜欢买,2000年以后的葡萄酒大多就是流水线商品,年份好的,家乐福不会上,我也买不起,所以顶多就看看,了解下,各个国家喜欢出那些葡萄酒,想想其实那些挂着什么法国意大利之类的葡萄酒,很多还不地长城王朝,顶多也就个龙辉的份,满瓶子鸟语骗骗爱新鲜的人们罢了。     今天,动了买的念头,是突然想起来,朋友过生日,索性就买瓶红酒得了。和朋友看了半天,讨论出只买多少多少以下的,时间恰好,这个柜台一直没什么顾客,老外自然对我们两个发生了兴趣。几次想过来搭讪,都被我故意逼开了,最后还是找上了朋友,拿起了几瓶酒给我们介绍,一看,得,都是我们选定的价格之内,看来是瞄了一段时间。最重要的是,当我听到他指着酒瓶想对我们说,价钱便宜的时候,实在是忍俊不禁,他说了一句,“这个,价钱贱”,真是难为他了。胡扯了几句,人家的汉语在不地道,也比我的法语水平强多了,告诉他,今天不买,只是到时候才会来买,就赶紧闪人,他到是挺不在意,看我们能冒出几个词,很是高兴的样子,想深入交流。寒下,告诉他,我的法语水平连“价钱,贱”,都表达不出来。看来,有时间还得回法语联盟接受在教育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