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生門

    很久之前,我們就明白,即使是同一件事,身處其中的人也會因為各自的角度、態度、感官等等得出不同的結論。遑論只是相似的一些事情。我們沒辦法改變一件事對于你來說,或許非常重要,而對于他人而言卻是極度厭惡的事。這大抵就是黑色幽默,一切都簡單卻讓人無奈。

    凌晨四點,看完ONCE,第一次有想完整描述那個人那件事的沖動,對MSN一個遠在法國的朋友描述。從來沒有細致敘述過那些年那個人那些事,因為,始終覺得語言文字都如此蒼白無力,尤其對于這件事那個人。對于他人而言,這或許又是我簡單的小天真幻想。ONCE里那種簡單美好的感覺讓自己有能力去細細回憶點點敘述。不過,如果知道之后的事情的話,或許壓根就不會去描述,誰都沒錯,一個圈套而已。對于自己重要的對于他人就是狗屎。誰也沒針對誰,錯誤的是各自所處的故事。

    其實,想想,干嗎要描述干嘛要記述呢?想要得到什么?一切的一切并無法改變什么,雖然記得所有的細節,但還能記多久,時間面前,這些多蒼白無力。或許15000年之后,如果自己依舊存活,對于我,她只是15000年生命中的一個過路者而已。對于奧德曼而言,即使親生兒子死于自己之前,也只不過是無數個過去式之一。不是殘忍不是無情不是冷漠,時間推著你始終向前走,你會記得他們,但他們始終過去了,二十年,三十年……哪怕一百年對于15000年而言,簡直就是一眨眼。四年對于二十年也不過五分之一,以后會變成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甚至更多。如何呢?連自己某些時候都會懷疑的事情,況論他人。

   時間,才是真正的上帝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