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证明

    近两天,一直在看中央电视台一套放的电视剧<记忆的证明>,说二战时中国劳工在日本的悲惨生活。其实,所谓的劳工是抗日战争中,被日本人抓获的中国战俘,之前的介绍,都是说有关中国劳工,想来还是在回避有关战俘的问题,想来真是悲哀。五千年历史的泱泱大国,可以宽容所有敌对过的国家、人,却总是不能宽恕自己的孩子,不应该用宽恕这个词,对于他们,他们是没有丝毫过错的,倘若说有,那就是,他们没有遵循几千年来,东方文明中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个道理,他们过于理想化,人性化了。

    总是不能理解,二战结束后,可以放弃对日本的战争索赔,可以释放所有的日本战犯,可以不追求美国人对中国人的各种伤害,却总是不能正视那些曾经为这个国家奉献了所有的孩子,抗日战争、朝鲜战争,一直都是这样。大量史料披露的事实表明,作为战俘,返回国内后,能安然的活下来,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了。作为曾经为国献身的英雄儿女,竟然会死在自己人手里,这无论如何不是个莫大的悲哀。

    与战俘,同样的是,那些参加内战的国民党军人。从理论上说,这样一场内战,根本就不能分出是正义或非正义,成王败寇。历史太久远的国度,总是有着一些奇怪的规矩。那些在国内战争中阵亡的国民党军人,在我们自小至大的教育中,一直是罪大恶极死有余辜,可是为什么不提他们在抗日战争中,英勇杀敌,为什么不提他们是抗日英雄,就因为他们作为一个对立面,与胜利者进行了一场毫无意义的争斗,就抹去所有的功绩?

    对比,美国南北战争,你不能不说,这对中国人来说是个莫大悲哀,你无时无刻不悲哀于,中国人最擅长的是内耗,此时你或许可以明白,为何蒋委员长能说出攘外必先安内,这样莫名其妙的话来了吧,位置颠倒,另一方不一定会做的更好。国家始终是一部权利机器,始终是极小数人享受极大多数人的劳动成果。每一次的革命不过是对于这极小部分的重新洗牌而已。我们追求自由、追求公正、追求理想生活,或许这样的社会真正只存在于乌托邦,或许奥威尔描述的1984是另一种的理想社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