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所有的都会变—新《恋爱的犀牛》

   我始终相信这个世界任何都会发生变化,比如感情。对一个人再痴情在专一,时间的冲刷下,感情也会变,不是变不爱或者移情,只是岁月本身会让感情融合记忆之后发生变化,如同黄舒骏歌里唱的那样,这是一个化学反应。

   我的脑海里始终是99年那版恋爱的犀牛场景,我喜欢郭涛的马路和吴越的明明,在感觉中,马路和明明就应该是那个样子。马路对明明的爱,是压抑而有爆发力的,就像舞台上的郭涛,爆发力应该是一种感觉,是那种你看起来很平静,但是周围都能感觉到你强大气场的感觉。从1999年,2003年,2004年到2008年,三个男主演,我只在郭涛身上感觉到这种气场。或许是我的心,我的记忆始终停留在那些年里,以至我对之后的环境产生了偏差,也未可知。段奕宏很用力,把这种用力延续到了电视剧之中,江塘集中营、士兵突击里都可以看到那种明显的痕迹,尤以江塘集中营为甚,你会感觉他是在拍电视剧版的话剧。今年的张念骅让人感觉,孟京辉要把表演话剧变成体力活(当然,我不会无视话剧演员的辛苦)。

    不能说张念骅不用心,坐在第四排,正对着延伸出来的小舞台,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脸上汗水。但是,你始终会觉得,他不是马路,近两个小时下来你感觉不到一个痴情的黑犀牛饲养员的存在,你只看到一个邻家大男孩,一个校园里的篮球小子。从他满是汗水的脸上,你看不到那种对爱情压抑的执着。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四个版本,四个女主角,吴越和郝蕾是心目中最贴近明明感觉的演员。王柠也还不错,但是齐溪,我丝毫没有针对人的意味,我只是针对恋爱的犀牛这个延续了很多年的舞台剧。她不是我心目中明明的形象,她大大咧咧,更像是现在你我身边都曾经存在过的那种假小子,那种和男人称兄道弟的女孩,我第一反应是,东北大妞。她的声音,形体,一切一切都不能让我联系到那个因为爱变得愚蠢的独立小女子。恩,或许袁泉更符合我对明明的感觉。

    孟京辉的条件越来越好了,从蜂巢的舞台设计就可以看出,递进式背景,展现出模糊的空间感,灯光、音响都可以算是小舞台中非常棒的,众多的道具,以至下半场把舞台变成水景,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感觉新鲜。但这不是记忆里的恋爱的犀牛,在这里爱情已经变成了一种道具,一种只是为了展示现实热点的由头。如同开场被取消的那段,众人对爱情的质疑。

    前三版里的清唱被取消了大部分,只留下了单薄的两段合唱,有男女主角清唱的部分全部被以前的录音所替代,说到这里我无比的怀念杨婷。

    说到底,我们都是盲目的,对爱,以及因为爱的一切。孟京辉想改变的,或许是时间洗刷后对爱情的感觉,但那种感觉或许已经走样了。挑染了发梢一圈的廖一梅看起来还是如近十年前一样可爱,或许她才是犀牛里真正的命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