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萨的娼妓

    为何想到这个题目,缘于那本我一直没时间看的书。事实上,没有办法对自我有个清醒的认识,这个不清醒,并非不知而是知而不惑。不想去解决他,这也是为什么,时常会痛恨自己的原因。之前说过,痛恨自己的人要么是青春期尚未结束,要么是边缘化的人。显然两者我都不是,我的青春期早在混乱、淫迷和痛恨中结束。显然,结束这种状态的我也不在处于边缘化,不知道谁说过。这个世界没有真正边缘化的人,只有主流和走向主流的人。毫无疑问,我属于那类走向主流的人。这是社会化中,不可避免的一步。
    晚上时常睡不着觉的一个最主要原因,在于思维的活跃。一个永不消失的念头就是,如果有一种机器可以读人的思维,并转化为文字的话,那鄙人已经著作等身了。所以,时常会莫名的恐惧这样一种不可能出现机器的存在。害怕某处躲着个拥有该机器的对我充满恶意的人,在肆意的盗取,自己大脑中众多肮脏、污秽,无法展现在阳光下的想法。这大概是21世纪的套中人。

    不害怕孤独,但害怕没有可爱之人。正是一种这样奇怪的逻辑,使我总会很容易的喜欢上一个人。但我并不曾有喜新厌旧这一毛病,这样出现的问题就是,我总是在不停的喜欢新的人,但依旧保持对之前人的喜欢。这并好,我明白,这是一个重复的伤害别人伤害自身的过程,但无法抑止。

    想起表述上面这段,源于母亲给我的那封信。在阅信之余,除了感觉母亲对自己的关爱之外,最大的感觉是可笑,或者可悲。这并不怪于我的母亲,完全是自身性格所致。自一九九八年之后,我想我的父母已经完全不了解、不理解我的生活状态及生活状况。他们所看到所知道,毫无疑问,在很大程度上是我虚构出来的一部分。甚至在今天,自己已经不太能分辨其中那部分是我对他们虚构的,那部分是亲身经历的。这是一种很可怕的状态。

    正因为这样,母亲会认为这两年,我的感情生活很糟糕,这种认识源于,两年前那段差点改变我生活方式的恋情。而那段恋情仅仅维持了半年了。内中缘由,今日已不大想提起,每一段感情的结束,总觉得是自己对她人不够好,或许忍一忍就真的海阔天空了。但转念一想,真那样,或许就不是我了。

    不知道,谁会明白,控制不了思维肆意扩散,而无法入睡的痛苦。这好比得了厌食症,纵有千百美味置于眼前,却毫无饕餮之意。唯一能与之匹敌的,大抵就是那些ED患者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