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的第一天

    很多事情,其实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所谓的回忆大多是添加了一些自己想象的内容,浪漫纯美的故事大抵都是这么来的,如同历史一般.

    等到这个时间在写字的时候,我已经忘了一个小时侯前为什么想起来要写的.索性就随着现在所想的一点点的记录下去,这个时候的思维是最真实的,虽然不一定是最真的.真实与真,有什么差别,以现在的情况现在的语境来说,我所谓的真实是记录下现在我所想的一切,但这些并不一定就是我,所谓真的,应该是所表明的一切就清晰的代表了我本身,就是一个真的我.

    想起来了一点,是朋友问,树是不是有生命的呢?,然后,又说,大家都说在一起快乐热闹的人的才是有生命的,恩,不是,好象是说欢笑的才是生命,不管了,大意就是问那站在那里发呆的树是不是有生命的.反问,那我是不是有生命呢,你知道我是经常发呆的,与树没有多大的差别。小宝唱秋天里的一棵树,那棵树会记住情人写在他身上的誓言,情人写的时候,树会不会疼呢?想来是会的,虽然那些是甜言蜜语,但又不是写给自己的,即使是写给自己的,刻在身上也会疼的,说不疼的都是在骗人.恩,女孩子情愿听那些骗人的甜言也不愿意听真实的苦语.所有女孩子都是这样的,眼睛是会欺骗自己的,耳朵也是,可是我们的心在太深的位置,他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树,有没有生命我不知道,我知道我的猪头猪脑是有灵性的,恩,她们都两岁了,按照折算方法应该是人类14岁的少年的,我告诉她,即使所有人都离开我,她们也不会离开我的,虽然我偶尔会欺负她们,会教训他们,但她们不会生我的气,因为我们相依为命.

    他们说,你以后会结婚,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你的猪头猪脑的,即使喜欢,你家那口子生宝宝的时候,也不能放在身边,猪头猪脑会影响新生儿的.为什么?医生说的.那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样的影响,我忘了.那到时候在说.然后,看着猪头猪脑,对她们说,爸爸离开你们的话,你们会不高兴吗,猪头跑过来澄着我的裤腿说会的,猪脑躲在一边哀怨的看着我,什么话都不说.

    哦,宝贝,爸爸不会离开你们的,我们相依为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