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6日 星期日 晴

不知道是晚上喝了太多的茶还是因为要回北京了,所以又一次失眠了。来大理这么久的第一次吧。

有些事情真的很难说,没来大理的时候,一切都想的很好,那么多空余时间,可以看电影,看书,画画,做做木工,好像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可是来了一个月,上述事情只完成了看电影,而这一点在北京的时候也是照做不误。是因为什么变得每天只想瘫尸,什么都不做。分析原因如下:北京的事还没有处理完,总是被各种电话烦扰。没有修整好自己的身心。眼高手低。

还是很难找到一些兴奋点,容易和身边人发生争执。好像在大理的这个月,是和荔枝吵架最多的时候。其实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两边都很犟,互不退让。是不是大家都喜欢伤害最亲近的人。

前段时间突发兴起做蛋挞和蛋糕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对了,还有种做披萨,可是兴奋也只是那一刻。想来三分钟热度已然可以成为昵称了,幸好在本能方面没有堕落到这种程度。当所有的兴奋点都成为想象开始那一刻到实现的短暂时光,是不是人生就会变得索然无趣。如何去寻找始终处于HIGH点的状态,不过真要这样会不会某天喷血而亡?

总体来说,开客栈还是件很有趣的兴趣。天南海北世界各地,总是能见到各式各样的人,发现千奇百怪的事。比如,两个姑娘睡一张大床房;一男一女先是要求订一间大床房和一间标间,十分钟后改主意订了一间大床房。又或者某男带着路上捡来的妹子住了标间;又或者两个男人要了一间标间,退房时发现其中一间房只是用来堆放杂物。

好吧,我承认观察的这些都是和两性和男人女人分不开,但这不是人类的天性吗?

从订房的只言片语,到入住时登记的信息;从第一眼的面容到一顿饭后的闲聊;细心一点,你总是能推测出很多东西,他从哪里来,往那里去,为什么来,如何去,喜欢什么,什么性格,年龄,真实性别,。。。。不一而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