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

    首先通报最新消息,无意间发现了2002年申请的blogger的帐号,登陆进去发现一切如旧,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篇,但也是对那时的一点回忆和记录。真的,再看说明文字,觉得如此的陌生,甚至怀疑那是自己写的,接着就为现在自己对文字的匮乏而羞愧。已经把连接更新在“时间笔记”里了,有兴趣的可以去瞻仰瞻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太组织文字,无论脑海里有多少的想法已经无法用文字编织出来,有时候想这是不是因为被欲望所笼罩之后的后遗症?没有文字的生存,对于从事文字工作的人来说,是不是一种很可怕的事情,恶俗一点的比喻,上学时候应该都听到过的,战士上战场之后发现自己没有枪。于是,这个成为一个很困惑的问题,总在脑海中徘徊,一遍一遍询问,你为什么突然就不会了写字?大似的场景可以参见村上所记叙的羊男,或者其他的一些男主角,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恶性的强迫症?     179cm,118kg,这对于男人来所是不是一组不太正常的数字。身高其实是个很奇怪的问题,所有的大学室友再见到我的时候,都对我说,你缩了。一个缩字,简直浓缩了所有精华的表达。上大学时保持在180cm、120 kg的标准,体重的降低可以有很多解释,但是对于身高的减少,实在是又一件让我匪夷所思的事情。真的会缩吗?     最近老是又朋友提到格斗类的问题,很是不屑,其实想想,实在有点可笑,为什么不屑呢?这有点等同于文人相轻的意思。因为老爸的关系,向来是不太瞧的上散打的,在练武人的眼里,这实在是毫无章法,不可归于国术之类。当然,跆拳道更是不值一提,这种韩国功夫在国内的盛行源于大大小小的韩剧流行及莫名其妙的宣传,实战上是比不上散打的,当然前提是等级的情况下。排除传统武术,最欣赏的无疑是泰拳。这实在是最实战的一种拳脚功夫了。动作简练、致命,没有任何花哨,但又非常具有可观性。上面所提到的这些里不涉及对截拳道的讨论,这是在李小龙之后无人能真正领悟的功夫。
    幼时,老爸是逼着练武的,意为强身健体不被他人欺辱,现在看来是天经地义,但当时孩子气十足,加上正当反叛之年,所以偷工减料阴奉阳违的事情举不甚举,今天看来甚是可惜。中国武术最讲究基本功的练习,毕竟没有持之以恒,所以不敢大放厥词以免贻笑大方,只是简单说说当年老爸让练的一些基本功。练下盘,最基本的就是蹲马步,但这个马步不如普通的那般,只是站在空地要求脚尖对膝,膝对鼻尖,腰要挺,脚要稳这般简单。当时,是需要面向家中一堵半米来宽的墙的突出部位,脚尖与膝盖都要顶住墙正好是一条直线,腰要站直,手臂成半圆状如抱着墙一般。说的简单,有兴趣的试试就知道,这是何般的痛苦。看看你能站多久吧。     另一项则是,找来装油漆的那种长方桶,装九成的绿豆或者红豆,每日以拳击打,待豆与壳全部脱离或者变碎,则拳的耐力及击打力小成。这与现在练武的人,把黄表纸或者草纸捆在树上每日击打是一个道理。
    还有则是一些比较常见的,比如做俯卧撑的时候要以拳面,而不是手掌撑地。或者以大拇指、食指和中指三指撑地。以后在换成两指,一指,单手一指等等,这是练手指的力量。一指禅的基本功。其他一些则不大想起来了。
    现在想想到是挺后悔,没好好的跟老爸学套拳脚套路什么的,全当练练身体。到是,当时看了老爸的六禽戏的套路,颇有兴趣,大学住校时,曾带至寝室,但终究因为不好意思当着众人面练,以至荒废。     打住,该睡觉。写这么废话,告诉自己,转眼三年,看自己没心没肺究竟何时会把一切都忘的干干净净,这四个字到是想起大宅门里,白景棋经常唱的那段。     有时候总是想起,她写的那封信。她设计的我们相会的场景。这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永远实现不了的承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