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it of me

    这是2001年写的一些文字,如我的大多数文字一般,即不知道为何开头,也始终没有结尾。在她的家里看见,想起来,很多东西,终究是留在了她那里,这样很好。影子可以告诉我背景音乐是什么吗?好熟悉。     两个不同世界的人相遇,需要些什么?不知为什么就想到了,这个。总喜欢没事干的时候坐在太阳底下胡思乱想,这样可以掩盖一些不为人所知的丑陋,恩,应该是这个。他们总以为阳光底下的都是光明,都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体现,其实阳光下的罪恶,才是真实的罪恶,小时侯看的的那本什么红旗下的罪恶来着,说着差不多的意思。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您别以为我整天这样没事找事的胡思乱想,我可是一正儿八经的创造剩余价值的劳动人民。嘴上说着这黑暗那黑暗,其实也就一喜欢发发牢骚的小市民。其实这跟我的工作有关。
      上大学那阵,最想的就是毕业后去家网络公司干事业,那时侯流行这个。现在真正作了,就知道这有多他吗无聊了。这年头满大街都是。COM,弄的你都不知道我们到底干吗用的,唯一大家都看出来的好处就是,可以安排那些毕了业就失业的大学生,减少国家失业率,还让那些毛孩子自以为着多了不起,成为什么什么精英了,满脑子乱七八糟的理想。说白现在的他们就是那时侯的我,还好拉,我提前认识到了这一点,比较不会因为这些不可能的东西伤脑子。
      我的工作很轻松,公司是一家ISP,做的是时下最流行的虚拟社区,我负责技术更新,只需要格三差五的换换站点的页面风格,就OK了。刚做的时候,也是满怀激情,想做到国内最好,最好能做成世界大同。后来发现,不管你想的在好,毕竟你不是老板,老板有自己的想法,网站好坏不是重点,能不能融的资,赚的钱,才是主要。你想的在好,可以啊,拿钱来。没钱?没钱你说什么,你是老板还我是老板。明白了,我不是老板,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做那份“有前途”的工作。     厌烦并不代表就可以不做,就好象你不喜欢上学一样,可以不上吗?恩,现在可以了。明知现在的工作没有什么前途了,可是还是很喜欢。喜欢一些东西是没有原因的。网络这个玩意,接触的时候在国内还是个希奇之物,没有多少人会想到我们现在竟然就生活在网络里,其实生活本身就是由大大小小的网络组成的。
    正因为这样,大学时痴迷于网络,以至学业烂极了,要不是在学校的网络中心做了点贡献,我想校长大概都不会给我戴学士帽的。好容易混毕业了,做了想做的工作,却发现想实现理想,是那么的困难,恩,现在应该是梦想。
     一直想做一个“beautiful home”,暂且叫它美丽家园吧。他应该是个完美的网络国度,这里与现实完全一样,现实有的这里都应该有,现实没有的这里也有,所有人,不分种族,肤色在这里都一样的平等,一样的享受所有可以享受的权利。这里没有战争,没有权势,没有邪恶,没有一切的不公平不公正的情况出现。人们在这里安居乐业,享受阳光,音乐,爱情,所有一切美好的东西组成的生活。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说明,这个梦想是多么的美丽,崇高,伟大,他的出现将会改变人类的历史,而我将成为新的人类历史缔造者。而这一切到现在还是个美丽的泡沫,以后会不会实现,也只有上帝才知道了。就想世人梦中的香格里拉一样。
     我又说废话了,跟唐僧一样。我不喜欢跟别人说话,却喜欢,一个人没事自言自语。跟哪个喜欢发呆的的习惯一样都是坏毛病,可改不了,每天总是对着屏幕,即使跟别人商量什么也是在网上交流,老妈说总有一天,我的嘴巴会退化掉的,变成一个小洞,可以不时的往里面放些乱七八糟维持我生计的东西就可以了。想了想对老妈说,这个都可以省了,以后直接给我换了CPU大脑不就的了,定时冲冲电,省钱又省时。老妈立时倒地。:)
      老妈总是说我,从我早上起床到晚上睡着,我想除非我死了,不然她永远不会结束的。老妈说我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她总担心自己抱不到孙子。呵呵,他要是知道我们几个哥们在一起讨论的关于结婚的最终意见后,估计会气死的。
      婚姻就象围城,这个经典的论断,已经有钱老先生,做出了,深刻具体翔实的论证,呵呵,我们只是为这个论断增添了一个21世纪的结论,要爱情不要婚姻,要同居不要爱情。好象过于暴露了,没办法我们就这样。爱情我们承受不起,婚姻我们又接受不了,只好同居了,找个自己爱,恩,最好是爱自己的人同居,就一切OK了,自由垂手可的。     我不想总这么听老妈教训,也想有个自己的空间,毕竟这是一直的梦想。现在还买不起房子,只好去租,好在,我那三个好哥们,说了,我付钱之后他们会一道搬进去的,说是怕我一个人不安全。:(
      我不喜欢那种固定模式的,房子,又小,有没有空间,很压抑,而且,很浪费我为数不多的MONEY。我看中了一座城市边上的旧厂房。我对他们说的时候,他们决的不可思意。
    “老兄你是去住,不是去纺纱,拜托你告诉我们,你要去租一个纺织厂的厂房”
     “是旧的。”
      “新的旧的都是厂房。而不是窝,你能告诉我们,那么大个厂房对我们有什么用,难道我们真要去开什么纺织厂不成。”
      “呵呵,不会的,除非你们想,我去看过了,那是两层的大厂房,我会自己设计,找人来做,一层留成一个大厅,想做什么都可以,哪怕以后我们开我们的公司,加点搁间就是个很不错的办公间了,二楼是我们的窝,一个从来没有过的大窝。我会让它变成我们的窝,我们的!”
      “谁告诉你,我们同意了,我们会去,别带上我们,我怕我们去那后,就泡不到MM了”“咦,难说,那么大的地方,说不定更吸引MM。嘿嘿,相信鸭子吧,可以试试。”
      “好吧,既然小B说了,我们就试试,我可声明哦,不习惯,我可立马就走路,不管他们两个走不走。”
    呵呵,我相信他们会这样的,虽然我们在一起总是互相讽刺,挖苦,但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这一次一样不会列外,我会给他们一个惊喜的。
      上个世纪末的那次国企改革,让大多数这样城市边缘的纺织厂都荒废了下来,很容易找到了房东,以极便宜的价格租了下来。毕竟有人愿意租这样一个废旧的厂房,他们已经很高兴了。
     房子是半殖民地时代建立的,典型的那种工业革命初期,世界通行的那种大厂房,只不过,因为所在的地方,而带有一些东方风格。红色砖瓦,蒙着厚厚灰尘的大玻璃,我喜欢这个,可以很容易的看外面的天空。两层,顶上是那种厂房特有的弧性大梁。半月,显得空间更加广阔。一二层相隔的是木版,让我想到了,苏联的那种大板房。面向一层的顶板,悬挂着遗留下来搬运设备用的那种简易的吊车。我会留下它,呵呵,很好,象滑梯不是吗?
     我去找了lara,她在一家建筑公司做,我相信她会把我的设想变成真的,一直都是。对她我不用解释那么多,她总是那么直接的明白了,我要说的意思,我不知道这么优秀的女孩为什么,还没有男朋友,我们的曾经不会是个障碍,她是那种很独立的女孩,呵呵,我岔远了。我一个星期后,就可以我看的梦想天堂。我相信,那时我以后的天堂,是的,是天堂。 ——————–    当时,她曾经说感觉我的梦在一个一个的实现,只是到现在,我都没有看到实现的影子,或许,当时并不知道这些梦想是为了某个天使,当天使消失在天堂后,梦想自然永远只是梦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