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你之后,總不會遇到身材高挑的女孩,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有什么定數。S是個例外,竟然是例外,所以并不會真正走進。冬天的時候,總是肌膚饑渴,所以一個人在床上翻來覆去,抓去撓來。不過,這些或許就是命數。說道,另一種生活,和W討論過如此,在她看來,于我這是完全不可能。可能或不可能,大抵只有躺進棺材那天才知道。不知道生命最后一刻,躺在那里,究竟會想起什么?今天的這些,會不會靈光乍現?

~~~~~~

寒冷的冬夜其實最適合窩在小小的屋子里,這個時候,小屋子最讓人心生暖意。這個時候一盞昏黃的燈光就會讓人無比舒適。慢慢睡去,這個時候的夢大多是安靜恬宜的,但并不總是如此。時常會夢到,生活以另外一種可能的存在。于是,每天總會很累,總是在生活,睜眼或閉眼。兩種不同的路線,并不知道那種更好。

~~~~~~

呯的一聲,從夢中醒來。以為又是他們打破了什么東西,跳身起來查看,卻絲毫痕跡也沒有。疑惑聲音來自于夢里還是現實。可夢中情形卻無論如何也沒了痕跡。冬日時,身上總是瘙癢,半夢半醒間也會撓抓不止,清晨醒來才會發現,皮膚上滿是抓痕,好似與誰激烈搏斗一般。而后會想起那些這個季節總會徘徊在耳邊的叮嚀。依稀在昨日。

~~~~~~

大病初愈的夜,总是格外清醒,往事仿如咋天,听你在2006年最后一天录的2007,看你给我短信,叫我阁子,说心有不平,寄样带是说我走在影子里。想回到从前,八年以前就好。想起很多人,或许今生都不会在相遇,可在彼时,却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时间是魔鬼,童话故事里,妖魔鬼怪都会被希望打败。可长大以后总是希望被打败

~~~~~~

夜深人静的时候究竟是会想起未来还是昨天,总是不愿想现在,会抑制不住的厌恶自己。或许过往的记忆因为时间变得美好,你也会告诉我,今天也会化为昨日,但我总是厌恶现在,厌恶这三四年的自己。那些岁月都成了记忆的碎片,在特定的场景下跳出来告诉我,你们的存在。可是想到这些真的无法在重复,永远只是脑海里破碎的影像时就抑制不住想哭

~~~~~~

其实我有很多话要说,可却总是不知道从何说起,该对什么人说,所有人都嫌我沉闷,除了你。你会握着听筒只是听呼吸声,所以我知道你会听见这些。六年的时间恍惚时亦如昨天,但终不是。厌恶自己,其实是害怕自己的所做所为会让你厌恶,始终相信你一直在看着,看见我的肆无忌惮看见我的无所谓,知道你不喜欢却不控制,只是任由自己的欲望支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赌气,或许…并没有人需要答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