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女孩的恋情与爵士乐

    我已经记不清,到底是那个天才说了这么一句有内涵的话,除了与漂亮女孩的恋情与爵士乐其他的都可以抛弃。女权主义者一定会对这句话非常不满。没关系,你们把它改成除了与漂亮男孩的恋情与爵士乐,其实都一样。    

    我们到底需要的是什么?这个城市每天都在改变,长大的我们其实每天都在回忆这个城市的过去。年少的时候百般挣扎希望离开过度熟悉的城市,去寻找新的天空。等到真找到以为理想的天空时,才发现所有的城市都一样。这时才读懂了,卡尔维诺说的,“城市,如同梦想,被欲望和恐惧构筑”。他们机械而统一,冷漠而隔阂,寂寞而忧伤。所有的一切都一样,不同的只是周围喧嚣。所谓的梦想,只是对欲望的放大。这城市如同爵士乐一般,喧嚣中带些忧伤与寂寞。被忧伤与寂寞所吸引,却忘了这些其实只是建立在喧嚣这个空中楼阁之上,当我们厌倦喧嚣,排斥喧嚣时其实是在厌倦自己的无病呻吟,厌倦自己自以为是的忧伤与寂寞。    

    一个人唱,鬼迷心窍。心中的鬼如何赶走。我们时刻在走神,抱着身边的回忆过去的,是我们太贱还是世界太虚。当所有的诺言都成为谎言,如何继续,所有沉默都变成了寂静的坚持,只是能坚持多久。所有的等待都变成了遥遥无期,你还会相信谁?     长大的过程是互相折磨的过程,折磨你所亲近的每一个人,陌生,熟悉,亲近,厌恶,远离,陌生。周而复始,何处可以停留,这个永远只该问自己,不是没有让你停留的地方,是自己无法停留而已,拒绝不了这个城市慢慢放大的欲望。不相信世界有尽头,如同不相信口中所留散出来的话语,沉默会谋杀所有吗?    

    或许,沉默只是一种寂静的无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